欢迎光临长江证券配资www.mtbaj.com.cn
返回列表
您当前的位置:长江证券配资www.mtbaj.com.cn > 徐州股票配资网www.oqymd.com.cn >
世界经济论坛:企业最担心全球经济长期衰退
发表于:2020-05-21 20:32 分享至:

  三分之二的受访者认为,“全球长期衰退”是企业面临的首要问题。二分之一的受访者表示非常担心破产和行业合并、行业无法复苏以及供应链中断。半数受访者认为,主要威胁还包括网络攻击和数据欺诈,而信息技术基础设施和网络故障也是他们最担心的情况。其他重要问题还包括:地缘政治震荡、人员及商品流动进一步受限。

  新冠疫情还可能引发消费者行为的永久性变化,这将给企业带来新的挑战,石油需求下跌就是一个例子。一些解封国家的数据显示,消费者倾向于减少支出,减少社会交往,减少对某些商品和服务的使用。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全球消费增速降至10年来最低水平,这一趋势如今可能会延续。企业还可能面临声誉成本和消费者的抵制,这取决于它们在当前危机中的行为,尤其是在裁员方面。

  许多国家的感染高峰尚未到来,它们可能需要更大规模的财政应对措施,而当前货币贬值、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已对一些新兴经济体的财政造成沉重打击。货币贬值、对进口商品的依赖以及关键产品的短缺,也可能使新兴经济体陷入恶性通胀。

  新兴经济体或陷入更深危机?

  公共债务将创新记录,谁来买单? 

  在确保抗疫的同时实现经济休眠,以及管理危机的社会影响中,政府的角色得到极大的提升。

责任编辑:霍琦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这份报告总结了近350位高级风险专家对未来18个月风险的看法,并按照发生概率以及对全球与企业的影响,将他们最担忧的问题进行排序。

  经济衰退之时,全球经济关系预计会减弱,而这次危机更为不同。在世界范围内限制非必要活动和跨境流动的情况下,恢复贸易和外国直接投资的典型战略可能是不够的。降低关税以刺激受影响的产业取决于贸易的正常化,鼓励外国直接投资可能只会产生部分影响,因为投资者面临着市场何时、多久重新开放的不确定性。由于一些经济体正试图阻止激进的收购交易,也可能会有更严格的外国直接投资限制。

  在危机之前,全球经济已经受到贸易紧张、低投资、信心疲弱和高债务的压力,但全球经济并没有出现突然严重的收缩。如今,IMF预计今年全球经济将萎缩3%,衰退程度远超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引发的经济下滑;WTO预计今年全球贸易将缩水13%到32%;联合国贸发会议预计,2020-2021年间,外国直接投资降幅达30%-40%。

  长期来看,担心疫情再次爆发和供应短缺的各国政府可能会试图通过设置严格的贸易壁垒,将对进口的依赖降到最低。在许多国家还看到限制外国企业参与本国经济的强大推动力,以及企业或整个行业的大量回流。因此,全球市场面临着急剧萎缩的风险,可能导致各种规模的公司倒闭。

  新冠疫情还可能加速地缘经济影响力的洗牌,因为不同经济体受疫情的影响和复苏情况有很大不同。欧元区预计将受到最严重的打击,中国、印度和印尼是G20中仅有的、预计在2020年实现增长的国家。今年4月,中国、德国和日本已开始恢复正常,远早于其他国家达到感染峰值的时间。这种变化可能加速全球影响力的重新分配,并加强区域化。

  原标题:世界经济论坛:企业最担心全球经济长期衰退,G20中或仅有中国、印度、印尼今年实现增长

  贸易和外国直接投资能否复苏?

  大多数新兴市场面临着卫生系统薄弱和支撑经济能力下降的双重挑战,疫情进一步恶化了现存危机,包括大量青年失业导致社会动荡、弱势群体难受到照顾等,从而进一步削弱了公共卫生能力。

  企业正在考虑当前的封锁措施对消费和生产模式的长期影响,当前商业信心处于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点。目前,全球供应链对于在全球范围内快速生产和分销基本商品至关重要,包括个人防护装备和疫苗,与恢复消费、生产和就业密切相关。当前,一些企业正通过回流、多条平行供应链,来应对疫情对供应链的破坏,而这些调整可能会成为长期趋势。这也可能限制合作和经济流动,特别是当各国寻求保护本国经济、民族主义倾向加剧的时候。例如,2020年许多国家限制了食品和医疗用品的出口。

  世界经济论坛今日发布的《新冠病毒风险展望》报告显示,全球企业近期内最担心“全球经济长期衰退”、“高失业率”、“传染病再爆发”和保护主义等问题。

  各国政府将如何寻求恢复公共财政,谁将消化财政失衡的影响,这些在很大程度上都存在不确定性。未来更高的税收可能是一个选择。由于企业倒闭影响了大多数行业,少数几个表现良好的行业或许会承担更高的税收,这可能会削弱它们支持复苏的能力。重新分配或减少公共预算可能是另一个选择。疫情期间,公共支出对于保障休假劳工的工资、采购关键物资和加强卫生系统至关重要。“退出战略”也将取决于大量的公共支出,因为政府将需要确保测试、治疗药物、疫苗或多种措施的结合。因此,任何紧缩措施和重新分配都可能会影响其他关键领域,包括基础设施、非医疗领域的科学研究和发展,应对气候变化等,而这些对全球经济、环境和社会有长远的益处。

  新冠疫情在全球范围内交错分布,各国政府的应对措施也是如此,导致各国经济受到的影响程度各不相同。发达经济体将萎缩6.1%,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将萎缩1.0%。尽管新兴经济体在危机前表现出了较高的增长,但许多国家受疫情影响的时间晚于发达国家,福利体系的脆弱性可能会放大这种影响。

  报告指出,2019年,G20的公共债务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占GDP的90%,这意味着通过增加债务来刺激经济的余地已经很窄了。随着各国展开大规模援助和刺激计划,公共债务预计将达到新的纪录。在发达经济体,这一比例预计将从2019年的105%增加到2020年的122%。大多数政府可能会面临多年的财政负担加重,一些政府的财政状况会面临结构性削弱,一些政府可能会出现违约风险。

  从大政府到更大胆的政府?

  封锁措施解除后,即使是在市场准入不受阻碍的地方,相较新冠疫情之前,企业也可能面临更多不利的环境。大范围的破产和行业整合可能会带来新的系统性风险,危及人们的生计,打击中小企业,削弱消费者的信心。在目前的情况下,私人债务可能会大幅增加,增加破产和失业的风险。

  报告指出,新冠疫情削弱了经济活动,各国经济复苏计划需要数万亿美元的一揽子应对方案,可能导致全球经济的结构性变化。债务的累积可能会给政府预算和企业收支平衡带来多年的负担,全球经济关系可能会被重塑,新兴经济体有可能陷入更深的危机,而企业可能面临日益不利的消费、生产和竞争格局。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人们清楚地看到,此前在医疗保健、数字基础设施、安全网和积极的劳动力市场投入的政府,境况要好于那些没有此类体系的政府。随着它们成为最后的贷款者、承保者和支付者,各国政府不仅有机会寻求建立一个更具韧性的框架,还能为更可持续的发展提供激励。在经济刺激计划、公共项目、金融改革和新法规中,政府可能会采用更加包容和可持续的方法,但在未引入正确方向的情况下扩大权力同样有可能。

  消费和生产经济模式的终结?